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元尊 > 第七十九章 恐懼

第七十九章 恐懼

經過先前那一輪玉光的沖刷,站在湖面上的人,幾乎少了一半,不過剩下來的顯然都是有著兩把刷子,在他們的面前,都是如同周元一般,有著一面透明的光盾閃爍,將自己的身體,盡數的躲藏于后。

身體躲在魂盾后,周元他們的步伐并沒有停下,依舊是在小心翼翼的接近著小島。

隨著他們的接近,小島上那顆玉罌樹,又是爆發了兩輪玉光沖擊,將數人面前的光盾打破,同時也將他們掀入了湖水中,化為了一灘灘的血水。

而此時的周元數人,已是接近了小島二十丈的范圍,眼看就能夠登島了。

岸邊,所有人都是屏息靜氣的望著這一幕。

周元的目光,死死的盯著那小島,隨著愈發的接近,他不僅沒有放松,反而身體愈發的緊繃起來,他有著感覺,登島的阻攔,恐怕不僅僅只是先前的那些…

周元他們踏著水浪,一步步的走近小島,很快就踏入了十丈范圍。

轟!

而就在這一瞬間,湖中的那顆玉罌樹,再度爆發出璀璨的玉光,玉光形成光圈,直接是橫掃開來。

玉光橫掃,周元他們首當其沖,直接就被覆蓋。

嗡!

玉光籠罩而來,周元等人頓時腦袋中爆發出轟鳴之聲,眼前黑暗下來,在他們的面前,出現了一片洪荒大地,大地荒蕪,唯有著一株看不見盡頭的玉sè巨樹,豎立于天地之間。

在那巨樹之前,他們宛如螻蟻一般而渺小,一股無法言語的壓迫感籠罩而來,令得他們感到了濃濃的恐懼,而在這種恐懼下,神魂顫抖,竟是有著漸漸消散的跡象。

在岸邊,蘇幼微望著湖面上,只見得周元,趙青風等人都是停下了腳步,一動不動,當即感覺到一些不妙,美目中劃過一抹緊張焦急,看向夭夭,道:“夭夭姐,怎么回事?”

夭夭柳眉微蹙,道:“是神魂威勢,他們陷入了某種神魂攻擊中,如果承受不住,連神魂都會被碾壓碎裂。”

一旁的衛滄瀾,衛青青,陸鐵山等人面sè都是一變,如果神魂碎裂,那就會變成癡呆,后果可謂是極為的嚴重。

“必須出手將殿下救回來。”衛滄瀾沉聲道。

夭夭搖了搖頭,輕聲道:“放心吧,他沒那么容易就被擊倒。”

如果是其他的,夭夭還不好說,可若只是神魂攻擊,想要傷到修煉了“混沌神磨觀想法”的周元,卻是不太容易。

在他們說話間,只見得那湖面上,那僅剩的幾道身影,忽然一道道的仰天倒下,每一個人的雙目都是一片空洞,猶如神智消散。

噗通。

他們的身體掉入湖水中,落入湖底,最后被湖底遍布的一些源紋結界,絞碎成了一片血水升起。

短短數息,湖面上就只剩下了兩道身影。

周元與趙青風。

擎天般的玉樹,矗立在眼前,一波波壓迫籠罩而來。

“神魂威勢么…”

周元凝視著那顆巨大無比的玉樹,雖然他的神魂也是在不斷的顫抖,畢竟后者帶來的壓迫實在太強,但他卻并沒有因為恐懼,而自散了神魂。

因為,他所品嘗過的恐懼,遠非這顆擎天玉樹可比。

“我來告訴你,什么叫做真正的恐懼。”

周元心念一動,忽然這洪荒天地之外,有著混沌虛空降臨,在那虛空中,一只看不見盡頭的斑駁神磨,帶著無邊的yīn影緩緩的出現。

神磨轉動而來,所過之處,一切歸于湮滅。

擎天玉樹已經極為的震撼,可當那斑駁神磨出現時,玉樹在其面前,卻是變得渺小起來,神磨緩緩的碾過,玉樹以及這片洪荒大地,都是化為了虛無…

湖水上,周元緊閉的雙目,陡然睜開,他的眼中依舊神光涌動,顯然并沒有被那神魂威勢所震破自身的神魂。

他轉過頭,對著岸邊緊張的蘇幼微他們揮了揮手,示意無礙。

衛滄瀾,蘇幼微他們見狀,這才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。

周元掙脫了來自玉罌樹的神魂威勢,便是邁開步伐,踏水走上了小島,這一次,他沒有再受到任何的阻礙。

而在周元踏上小島時,那趙青風身體一顫,緊閉的雙目也是在此時緩緩的睜開,睜開的眼中,掠過一抹心悸之sè。

先前他也被那擎天般的玉樹所震懾,心中恐懼涌動,不過好在最后被他苦苦的支撐了下來。

“這玉罌樹怎么會擁有著如此強悍的神魂威勢?還好我神魂強悍,想來應該是第一個掙脫的人。”趙青風

抹了一把冷汗,自語間,抬頭一瞧,然后就見到了周元先他一步踏上小島的身影,當即面sè狂變。

“怎么可能?!”趙青風驚呼出聲。

他的面sè青白交替,原本他以為憑借他這虛境中期的神魂,足以傲視此地所有人,但沒想到,這個看上去比他年輕許多歲的少年,竟會比他還要早掙脫那道神魂威勢。

趙青風眼神變幻,最終眼中掠過一抹狠毒之sè。

他如今靠上了齊王府的大腿,如果在這里表現失利,那在齊昊心中的地位必然會降低,那對他日后的發展,無疑會極為的不利。

所以,這玉嬰果,他必須得到。

心中閃過這道念頭,趙青風手中源紋筆陡然在面前虛空劃過,眉心的神魂也是閃爍著光澤,下一瞬間,一道源紋成形。

“二品源紋,鬼臉噬魂紋!”

隨著趙青風手中源紋筆落下,那道源紋頓時爆發出光芒,直接是化為了一道灰黑sè的光芒暴射而出,對著周元后背偷襲而去。

“殿下,小心!”岸邊,蘇幼微等人見狀,頓時臉sè一變,急急出聲。

灰黑光芒帶著尖銳聲暴射而至,其中蘊含著神魂攻擊,若是被擊中,身體沒有損傷,但神魂卻會被重創,那后果,簡直比斷手斷腳更為的嚴重。

由此可見,這趙青風下手之狠毒。

就在那灰黑光芒偷襲而來時,周元也是有所感應,陡然回頭,望著那呼嘯而來的攻擊以及后方的趙青風,他的眼中掠過一抹殺意。

“原本不想理會你,既然你要找死,我就成全你!”

周元眉心處,光芒閃爍,一道道光紋緩緩的浮現出來,赫然是一道早就刻畫好的源紋。

“二品源紋,斬魂紋!”

周元眉心神魂顫動,唰的一聲,那道源紋便是化為了一抹無形般的光芒暴射而出,猶如一柄神魂之刀,對著那呼嘯而來灰黑光芒,重重斬下。

在趕往黑淵的這些時間中,周元抓緊時間向夭夭學了數道二品源紋,而這斬魂紋,便是一道依靠神魂力量為攻擊的源紋。

原本是想用來對付齊昊的,沒想到在這里就用上了。

嗤!

神魂之刀斬下,那一瞬間,仿佛是有著嗤啦的聲音響起,那一道灰黑光芒,竟直接是被一分為二,斬為兩半。

“什么?!”趙青風眼瞳一縮,駭然失聲。

他這一道二品源紋,竟然被周元直接一斬為二。

“虛境中期,原來你也是虛境中期!”此時趙青風終于是感覺到了周元的神魂波動,那赫然是與他一樣的虛境中期。

周元眼神冷漠,眉心神魂一閃,一道虛影般的波動便是暴射而出,一個呼吸后,便是出現在了趙青風的面前,然后沖進其眉心指尖。

“既然先前的玉樹沒有讓你品嘗到足夠的恐懼,那我再送你一份!”

就在周元充滿著殺意的聲音落下時,趙青風再度感覺到天地變幻,不過這一次,周身變成了混沌虛無的空間。

轟隆隆!

忽有巨聲傳來,趙青風抬頭,接著便是見到一只無邊無際的巨影神磨,緩緩的碾壓而來。

在這只神磨之前,先前那擎天玉樹,都是顯得不值一提。

一股無法言語的恐懼,涌上心頭,令得趙青風的神魂瘋狂的顫抖起來,隱隱間,有著破碎的聲音響起,只見得趙青風的神魂上,有著裂紋浮現。

啊!

湖面上,趙青風嘴中發出一道慘叫之聲,雙目之中,眼神迅速的變得空洞,他的神魂,竟直接是無法承受混沌神磨帶來的恐懼,當場蹦碎。

噗通!

他的身體倒下,落入湖水,最后在那湖水中,化為了殷紅之sè。

岸邊,一片寂靜,所有人都是震驚的望著這一幕,兩人使用的是神魂之力在交鋒,看似無形,但其中的兇險,誰都清楚。

只是,讓得他們未曾想到的是,原本率先出手偷襲的趙青風,竟然會在數息后,直接慘敗…

由此可見,這位周元殿下的神魂,究竟有多強悍!

“廢物!”齊昊望著這一幕,面sè也是一片yīn沉,有著森寒的聲音,自那牙縫中迸出來,這趙青風在他的面前自詡為什么神魂天才,結果一遇到周元,就變成了軟腳蝦,被人一個照面就解決掉了。

小島上,周元眼神冷漠的看了一眼倒入湖中的趙青風,然后便是不再理會,轉過身來,走到了湖中央的那顆玉罌樹之前。

他抬起頭,望著樹上掛著的兩顆晶瑩剔透,形如嬰兒的果實,眼中也是有著熾熱之sè涌出來。

“咦?”

不過,就在他打算將玉嬰果摘下時,眼光忽然一動,看向了一截枝椏處,只見得在那里,似乎是懸掛著一枚淡銀sè的指環。

在那指環上,隱隱間有著奇特的波動散發出來。

看網友對 第七十九章 恐懼 的精彩評論

2 條評論

  1.  沙發# 一頁書 : 2017年10月24日 回復

    1.畫空為神,凝劍為魄,八方無物,是謂人劍
    2.凝意為神,定神為劍,八極蒼茫,是謂地劍
    3.定宇為神,乾坤劍指,人地敬天,是謂天劍

  2.  板凳# 周元 : 2017年10月25日 回復

    打怪刷出了神裝,開心

新書推薦: 元尊
排列开奖结果查询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