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元尊 > 第六百八十五章 肉身為餌

第六百八十五章 肉身為餌

血紅的巨龍,纏繞在周元周身,滔天的怨氣彌漫出來,直接是引得天地間的溫度都是驟然降低,冷冽徹骨。

無數道目光帶著驚恐的看著周元身外的血紅巨龍,那種磅礴怨氣令得他們頭皮有些發麻,但他們同樣是能夠清楚的感應到那血紅巨龍所蘊含的力量。

那種力量,似乎與先前武煌所施展的如出一轍。

天空上,武煌望著周元身軀外的血紅巨龍,眼瞳也是一縮,聲音yīn沉:“你竟然降服了怨龍毒?!”

他顯然是知曉周元體內的怨龍毒,畢竟這是當初他父王的手筆。

據說此毒無比的霸道,原本武王是打算以此來徹底摧毀周元,但誰能料到,周元不僅沒有死在怨龍毒下,如今甚至開始將其降服,借用其力!

周元眼眸抬起,眼目冰寒,淡聲道:“說起來,也是多虧了你那父王,若非他當年所賜,我今日也無法將這怨龍毒掌控。”

從小到大這么多年,周元飽受怨龍毒的折磨,期間不知道多少次在鬼門關徘徊,不過好在的是,此次借助著夭夭之手,他總算是徹底的將其降服,鎮壓。

而周元,也終于是第一次的能夠主動動用怨龍毒的力量。

周元凝視著那血紅巨龍,下一瞬,雙手陡然結印。

吼!

血紅巨龍仰天長嘯,下一刻俯沖而下,直接是與身披銀甲的周元相撞。

撞擊的瞬間,血紅巨龍猶如是化為液體,迅速的融入了銀sè戰甲之中,緊接著,銀甲的表面,便是有著一道血龍光紋浮現出來。

轟轟!

一波波狂暴到極致的源氣風暴,直接是在此時自周元的體內爆發出來,空氣震蕩間,帶起刺耳的音爆之聲。

那種源氣強度,也是在節節攀升。

無數道視線望著此時爆發的周元,皆是一臉的無語。

這兩人的交鋒,簡直就是在比誰能夠爆種的次數更多嗎?!

不過,他們的心中同樣也是在為兩人的這種爆發而掀起驚濤駭浪,因為他們都很清楚,眼下兩人的表現,已經遠遠的超過了太初境所能夠達到的程度。

如果不是此時的兩人渾身都沒有神府光環出現,他們甚至都要懷疑這兩人是不是已經踏足神府境了

在無數感嘆聲中,那些視線鎖定著天空上的兩道身影,此時誰都能夠感覺得出來,隨著雙方一張張底牌的掀開,這場驚天之斗,恐怕也是很快就要出現結果了

武煌屹立虛空,此時他的身形如龍如修羅,散發著兇戾之氣,一對yīn冷的眼瞳,死死的鎖定著周元的身影,此時后者經過這一輪的爆發,已經再度讓得他感覺到了極其強烈的威脅。

雙方的爭斗,已是到了最為緊要的關頭。

武煌手掌一握,血晶槍出現在其手中,yīn沉道:“我今日倒是想要看看,是你這怨龍變厲害,還是我這修羅圣龍變更勝一籌!”

他手掌緊抓血晶槍,澎湃的源氣在此時瘋狂涌動,最后盡數的對著血晶槍灌注而去,頓時血晶槍爆發出萬丈光芒。

嗡嗡!

槍身震動,散發出來的恐怖波動,直接是將附近的空間都是震得漸漸扭曲起來。

武煌手握血晶槍,槍身揮舞時,宛如是有著血海涌動。

他眼神yīn厲的鎖定周元,眼中的殺意在此時強盛到了極致,下一瞬,他猛的一步踏出,身影如流光,直接對著周元暴射而去。

殺意彌漫。

在其身后,血光滔天,宛如是一片血海鋪天蓋地的緊隨而來。

所過之處,空間震蕩。

血海滔天呼嘯而來,周元的眼神也是變得肅然起來,武煌這般攻勢,幾乎是傾盡了所有的力量,堪稱是絕殺。

他深吸一口氣,手掌緊握,天元筆上有著磅礴之光凝聚而來,而隨著越來越雄渾的源氣匯聚,只見得天元筆雪白的筆尖,竟然是在此時漸漸的化為血紅之sè。

在銀甲之上盤踞的血龍光紋,也是在此時蠕動掠出,覆蓋在了天元筆斑駁的筆身之上。

周元手掌抬起,天元筆也是緩緩的升起,筆尖震動,引得空間波蕩。

此時此刻,周元所有的力量,同樣是匯聚于天元筆上。

他的眼神,在此時陡然變得凌冽如刀。

唰!

他的身影,也是暴射而出,化為一道流光掠過天際,那般架勢,顯然是不會有絲毫的相讓。

天地間,無數人望著這一幕,皆是為之動容。

轟!

兩道流光裹挾著毀滅之勢,數息之后,便已是轟然相撞。

鐺!

槍筆碰撞,可怕的源氣風暴頓時肆虐開來,高空上的云層都是在此時被撕裂。

而下方的建筑物,更是成片成片的化為廢墟,一條條街道隨之崩裂,破壞力驚人至極。

唰!

此時,城市中有著一道光影沖天而起,雙手合攏,頓時有著滔滔源氣匯聚而來,化為光罩,將那沖擊波阻擋下來。

那是離圣城的強者出手阻攔余波。

不過沒有人理會這些,所有的目光都是死死的盯著天空對碰之處。

只見得那里,槍尖與筆尖針鋒相對,而手持它們的周元與武煌,此時兩人的身軀上,皆是有著血霧噴薄而出。

但他們面目皆是異常的森冷猙獰,絲毫沒有退讓之勢。

鐺!

武煌眼神yīn森,他望著這般對峙,忽的手臂一抖,槍尖微顫,竟是錯開了天元筆,槍鋒如電般,直接對著周元心臟位置暴刺而去。

周元見狀,眼神冷冽,他沒有半點的猶豫,也沒有半點回防的姿態,鋒利筆尖輕顫間,掠向武煌胸膛。

兩人皆是出手狠辣,直指要害。

真正的以命相搏,看得無數人頭皮發麻。

嗤!

于是,一息之后,槍尖與筆尖幾乎是同時間,自兩人的胸膛處洞穿而過,帶起噴薄的血霧。

漫天寂靜。

血霧自兩人的眼前飄過。

“你這一次,又輸了一點。”周元低頭望著胸膛上洞穿的長槍,語氣漠然。

武煌的長槍雖然洞穿了他的身軀,但大部分的力量都被“銀影”所吸收,而周元的天元筆在洞穿武煌身軀時,無數毫毛卻是在那瞬間爆發出來,直接毀滅了武煌身體內部。

武煌看了一眼自己,只見得血肉下,有著無數光線在肆虐,他的身軀上,不斷的出現一道道猙獰裂痕。

這幅搏命之態,周元擁有著銀影與強橫的肉身,而武煌似乎是落了下風。

不過,武煌在看了一眼后,嘴角卻是掀起一抹詭異弧度。

“周元,這一次,輸的恐怕是你了。”

“血修羅之體,即便肉身毀滅,只要有一滴修羅之血存在,便可重生。”他嘴角的詭異弧度越來越明顯,然后他雙手陡然結印。

武煌眉心間,無形的神魂凝聚,在那神魂之間,有著一滴赤紅的鮮血。

神魂包裹著那一滴赤紅鮮血,沖天而起。

“周元,我就用這具血修羅之體,來為你送行吧。”

“修羅葬!”

武煌尖銳的大笑聲響徹天地,而就當其聲落下時,無數人都是駭然的見到,武煌那一具肉身之上,有著無數的血光噴薄而出。

那是肉身自爆!

離圣城外,楚青,李卿嬋他們皆是面sè劇變,瘋狂的對著城內暴射而去。

轟!

不過還不待他們沖入城中,一朵血紅sè的蘑菇云便是攜帶著毀滅般的源氣洪流傾瀉開來,那洪流撞擊在離圣城強者所布下的源氣光罩上,將光罩也是震得漣漪不斷。

天地間,無數人望著那場血紅蘑菇云,再看著那神魂遁出,正仰天狂笑的武煌,都是沉默了下來。

這場蒼玄天最強太初境的交鋒,終于是在武煌以肉身為餌之下,出現了結果。

身陷那種洪流沖擊內,太初境內,絕無活人。

那個周元,恐怕是必死無疑了。

不過,也正是在那無數人惋惜嘆息與武煌神魂狂笑間,那血紅蘑菇云中,似是有著一道低不可聞的聲音,悄然的傳出。

“天誅。”

當那道低聲音落時,肆虐的血紅蘑菇云似乎是在此時直接凝固,一種玄奧的力量蕩漾,然后所有人便是不可思議的見到,血紅蘑菇云爆發的洪流悄然的散去。

所有的狂暴歸于平靜。

天空上,正仰天狂笑的武煌笑聲凝固,他的神魂帶著濃濃的難以置信望著下方。

只見得那里,血紅蘑菇云悄然散去,周元手持天元筆的身影,緩緩的走出,一對眼眸不帶絲毫情感的注視著武煌的神魂。 (https:)

看網友對 第六百八十五章 肉身為餌 的精彩評論

新書推薦: 元尊
排列开奖结果查询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