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元尊 > 第四百三十三章 小玄圣體

第四百三十三章 小玄圣體

七道玉簡懸浮在面前,散發著光澤,光澤倒映進周元的眼瞳中,令得他的呼吸在不斷的變得粗重,雙目一片赤紅,心臟劇烈跳動如鼓聲。

因為他很清楚眼前這七道玉簡代表著什么…

雖說這并非是真正的蒼玄七術,而是其簡化版,但即便如此,顯然也不是尋常天源術可比,如果將它們修行成功,未來不論是得到哪一道蒼玄七術,都是能夠以最快的速度將其修成。

所以,面對著眼前晃悠的七道玉簡,就算是以周元那還算堅韌的心性,都是一時間腦子有點空白,甚至還有種搶了就跑的沖動。

不過好在沖動一晃而過,周元最終還是漸漸的恢復了清醒。

雖然眼前的玄老看上去似乎沒啥源氣,但那嚇人的輩分擺在這里,如果他敢搶了就跑,恐怕當場就會直接被驅逐出宗門。

周元舔了舔嘴唇,再度看向玄老時,原本還警惕的面龐早已有著諂媚的笑容浮現出來。

“怎么?還算滿意嗎?”玄老笑瞇瞇的問道。

“滿意!滿意!”周元如小雞啄米般迅速的點頭,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樣:“前輩,這七道玉簡都是給我的嗎?”

如果真能盡數的得到,那豈不是說在這蒼玄宗,他是唯一一個將蒼玄七術匯聚一身的人?雖然只是簡化版…

然而,周元話一落,玄老便是鄙夷的看了他一眼,根本不屑回答,只是一笑:“呵呵。”

這小子,胃口這么大,也不怕被撐死嗎?

從玄老那皮笑肉不笑的聲音中,周元也知曉此話問得有多天真,當即尷尬的一笑,畢竟面對著擺在面前的蒼玄七術,恐怕蒼玄宗內的弟子沒人能保持淡定。

“你從中選擇一道吧。”玄老才沒理會周元的異想天開,懶洋洋的道。

周元聞言,頓時愁眉苦臉起來,目光不斷的在七道玉簡上面掃來掃去,一時間也是犯難了,因為這種選擇真的是太困難了!

七道玉簡,都是簡化版的蒼玄七術,每一道都是玄妙無比,難以刨除。

“要不就選擇小圣靈術?”周元猶豫著,這樣也算是為了以后得到太玄圣靈術做準備?

他想了想,便是一咬牙,抓向那道小圣靈術。

一旁的玄老見狀,則是說道:“如果我是你,反而不會選擇這道。”

“為什么?”周元一愣。

玄老白了周元一眼,道:“因為只要你能在此次的首席之爭上脫穎而出,不就能得到真正的太玄圣靈術了么?那時候,你這兩道天源術豈不是重合了?”

周元眨了眨眼,似乎也是有些道理。

“若是你信得過老夫,老夫就提點你一句。”玄老慢悠悠的道。

“那當然是信得過!”周元毫不猶豫的道,在見識了眼前這位玄老的收藏后,他對于后者可是再不敢有半點的小覷了。

玄老手指一撥,一道玉簡便是飄向周元。

周元連忙接過,目光一掃:“小玄圣體?”

周元怔了怔,這似乎是洪崖峰那道玄圣體的簡化版,應該是一種外煉之術,專用來修煉肉身的。

“前輩,此術乃是外煉之術,我以往可未曾修煉過肉身。”周元有些遲疑的道,他以前并沒有修煉過錘鍛肉身的源術,說起來,他走的算是內煉一道,也就是專修腹中一口源氣。

玄老淡淡的道:“小家伙,內煉,外煉各有玄妙,但真正的強者,走的是圓滿之道,內外兼修,方為王道。”

“最重要的是,你修煉了“太乙青木痕”,這將會令得你的肉身擁有著磅礴的生命力,恢復力無以倫比…所以有“太乙青木痕”做底子,你若是修煉外煉之術,那種效率,遠非常人可比。”

“你以為“太乙青木痕”的玄妙處在哪?它并不會直接賦予你強悍的力量,但對于修煉外煉之術的人而言,太乙青木痕的玄妙,無可估量。”

周元聞言,這才微微動容,原來搞半天,太乙青木痕最大的玄妙在此處。

修煉外煉之術,肉身最易損傷,所以需要大量的天材地寶修復,增補肉身,驅除淤傷,增強血氣,但這些問題對于周元而言,卻是最簡單的事。

太乙青木痕的存在,讓得周元可以毫無顧忌的錘鍛肉身。

如此說來,這“小玄圣體”,還真是最適合此時的他。

他沉吟了片刻,手掌便是緊緊的握住玉簡,道:“好,那我就選擇“小玄圣體”!”

玄老點點頭,袖袍一揮,便是將另外六道玉簡收了起來,然后一抬頭,就瞧得周元視線直直的盯著他袖中,仿佛怎么都移不開。

于是他忍不住的笑罵一句:“貪得無厭。”

周元悻悻的一笑,戀戀不舍的收回目光。

“小家伙,你的太乙青木痕還沒修成吧?”玄老瞥了周元一眼,問道。

周元苦笑著點點頭,道:“太乙紋才完善一半…乙木之氣不好搞啊。”

玄老微微皺眉,道:“以往的你從未修煉外煉之術,現在一下子就要修煉這種等級的“小玄圣體”,你的身體恐怕吃不消,所以你必須將太乙紋修成,才能夠開始修煉。”

周元撓了撓頭,很是苦惱,因為想要完善太乙紋,就需要飽含乙木之氣的珍稀古木,那種東西可不好找。

玄老見狀,也是無奈的搖搖頭,道:“真是麻煩。”

“珍稀古木的話,我倒是知曉哪里有,不過能不能取到,那還是得看你自身的本事。”他手持掃帚,顫巍巍的站起身來。

周元聞言,頓時大喜過望,連忙抱拳道:“謝過前輩!”

玄老擺了擺手,便是對著前方而去。

周元望著他那佝僂的背影,猶豫了一下,忽然問道:“前輩為何這么幫我?”

他如何感覺不出來,不管是允許他兌換這些尋常弟子根本看不見的蒼玄七術簡化版,還是為他指點珍稀古木,這顯然都是眼前這位老人給他的一份機緣。

只是兩者并不熟悉,加上這次,不過才見面三次,所以周元也不知道為何老人會青睞于他。

玄老的腳步頓了頓,淡淡的道:“小家伙,如果你在取得天功后,并沒有如約前來,或是舍不得一道天功,其實老夫也不會真的冷酷到將你所修成的太乙紋給廢掉。”

“我想這一點,其實你隱約也能猜到…”

“不過你最終還是選擇了信守承諾,這一點,倒是讓得我有點意外…也正因為如此,你才能夠看見簡化版的蒼玄七術。”

“你能夠克制心中欲望,守信,并且也不屑欺瞞我這垂垂老人…”

“真要說起來,這份機緣,應該算是你自身的選擇而得到的。”

周元愣了愣,旋即心頭微震,這樣說來,玄老和他定下的天功之約,倒像是一場考驗,如果最終他舍不得那一道天功,或許最后能夠保住太乙青木痕,那么他和玄老的關系,就會于此止住。

簡化版的蒼玄七術,自然也就不可能得見。

一念到此,他倒是忍不住的有些慶幸,其實最開始的時候他也不是沒想過否認掉這天功之約,畢竟以玄老的輩分,應該也不至于對一個晚輩弟子如此冷酷。

但最終他還是磨滅了那種想法,只是因為他的心中,同樣也是一份傲氣,那種傲氣讓得他不屑于做出這種事情。

他所想要的,自會竭盡全力去爭取,而不是以這種方式。

但如今來看,他的這種傲氣,倒也是避免了他失去一道大機緣。

一道天功與一位深不可測的玄老相比,無疑是后者更有價值。

“跟我來吧。”

玄老揮了揮手,手持竹帚,對著后方那座云霧繚繞中的巨山而去。

他渾濁的目光盯著前方,并沒有看向后方的周元,其實先前,他還有一句最重要的話沒說。

他會給周元設置一道考驗,最開始的原因…只是因為在周元的身上,他隱隱的察覺到一絲熟悉的波動。

看網友對 第四百三十三章 小玄圣體 的精彩評論

新書推薦: 元尊
排列开奖结果查询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