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元尊 > 第三章 蘇幼微

第三章 蘇幼微

教堂內因為錦衣少年突然的插話安靜了一瞬,眾多少年少女看了前者一眼,都是默默的收回目光,因為這說話之人,身份也不一般。

錦衣少年名為徐林,其父乃是大周王朝鎮西郡郡守,當然,論起身份地位,自然遠不及周元這個大周王朝的殿下,但眾人都知道,這個徐林,背后的人,乃是齊王府小王爺,齊岳。

周元目光看了徐林一眼,屈指輕點了一下桌面,然后便是漫不經心的收回目光,這個家伙,為了討好齊岳,倒真是無所不用其極。

“這徐林如此討好齊岳…那想來其父,應該也是投入了齊王的陣營…”

周元眼眸變得深邃了一些,他曾聽父王周擎說過,這個齊王,背后是大武王朝所扶持,所以這些年來,一直在大周王朝暗中興風作浪,顯然是不打算讓他們大周安寧。

而因為忌憚大武,怕給他們對付大周王朝的借口,周擎也不好明面上直接對齊王下手,但暗中,自然是有著互相間的爭斗。

也因為這種關系,那同樣在大周府中進學的齊岳,自然與周元也少不了摩擦。

那徐林瞧得周元沒有作聲,嘴角的嘲弄更甚,剛欲繼續說話,那名講師卻是忽然凌厲的瞪來,令得他只能閉上嘴巴。

在這大周府內,若是被開除了,對他也是極大的損失。

隨著兩人各自的安靜下來,講堂內氣氛方才漸漸的恢復,而講師繼續講解那三道源紋,直到兩炷香后,鐘聲響起。

“好了,今日就講到這里,明日我們繼續。”講師收拾了一下東西,便是走出了教堂。

隨著講師的離去,講堂內緊繃的氣氛頓時松懈開來,眾多少年少女簇擁在一起,爆發出充滿著活力的笑鬧聲。

周元也是胡亂的收拾著桌面,準備著離開。

“殿下。”

在他收拾間,忽有一道輕柔的嗓音響起,周元抬頭,然后便是見到,在他的書桌旁,一名少女正面帶微笑的望著他。

少女身穿大周府學員的院服,雖然有些寬松,但依舊勾勒出了發育良好的曲線,那簡單的長褲,更是襯托出那修長筆直的長腿。

她的肌膚白嫩,玉鼻挺翹,柳眉杏目,倒是一個難得的美人胚子,特別是在其眼角,有著一顆淚痣,更是令得少女平添了幾分味道。

她的紅潤小嘴輕輕的抿著,雖然身上沒有任何昂貴的首飾,看上去有些樸素,但顯露著某些堅強的味道,長發挽成馬尾,跳動著活力。

她僅僅只是亭亭玉立的站在這里,便是吸引了教堂中諸多少年目光偷偷看來。

周元望著眼前這明.慧動人的少女,略顯書卷氣的臉龐上,也是浮現出一抹笑容:“是幼微啊。”

少女姓蘇,名幼微。

與周元的目光對視在一起,名為蘇幼微的少女俏臉微紅了一下,然后轉開目光,看向周元那凌亂的桌面,然后跪坐下來,抿嘴道:“殿下,還是我來幫你收拾吧。”

周元笑了笑,也沒拒絕,畢竟兩人之間的關系的確不一般。

于是少女在周元的書桌旁忙碌起來,幫他將那凌亂的東西盡數的整理得干干凈凈,引得教堂中諸多少年的目光,都是充滿著滾燙的盯著周元,眼中的嫉妒都要涌出來了。

“你爺爺的病都好了吧?”望著忙碌的少女,周元手掌撐著下巴,問道。

聽到周元的話,蘇幼微抬起俏臉,玉手將飄落在眼前的一縷青絲挽起,旋即臉頰上有著一抹笑容浮現出來。

“都好了呢,爺爺說有時間的話,還想請殿下去家里,不過就是家里太殘破,我怕…”

“好,等下次放假就去。”周元笑道。

聽到周元那毫不猶豫的回答,蘇幼微貝齒輕輕咬著紅唇小嘴,眸子望向他,里面的水光掠過一下,然后生怕被察覺,趕緊低頭。

她猶自還記得,一年前她遇見周元的那一日。

那或許是她最為的絕望,但也開始迎來希望的一天。

那一日,與她從小相依為命的爺爺重病,本就殘破的家庭頓時崩塌,她冒著暴雨,用小小的身子背著爺爺,因為缺少錢財,她只能在暴雨中,跪在那一間間的藥坊之前,不斷的哭泣祈求,想要其中的醫師救下她的爺爺。

那時候的她,渾身泥水,狼狽至極。

最終所有的藥坊都是冷冰冰的關閉著,在那暴雨下,她感覺到整個天空都是黑暗了下來,心冷如冰。

就在她絕望到近乎麻木的時候,她感覺到有人走到了她的身邊,將一把雨傘放在她的手中,然后在她那沒有焦距的目光中,走上前去,一腳就將那緊閉的藥坊大門給蠻橫踢了開來。

那個時候,似乎是有著冰冷的聲音,從那里傳來。

“開門,救人!”

踹開藥坊大門的,自然便是周元,那個時候,蘇幼微就怔怔的望著他的背影,以往時,她最討厭的便是這種紈绔子弟,但那個時候,她卻是覺得,這個踹開大門的少年背影,或許,她會至死難忘…

而就是從那一天開始,她認識了周元,后來也得知了他的身份,大周王朝的殿下。

后來在一個偶然間,周元察覺到了她擁有著修行天賦,于是就將她給推薦進了大周府,而她,也從此開始發生了翻天地覆般的蛻變…

僅僅進入大周府的第一個月,她就成功打通了第一脈,成為了大周府創建以來,開脈最快之人,從而成為了大周府中眾人口中所謂的天才。

突然間從無人注意,變成了焦點,蘇幼微也是有些不太自在,而有時候,也會有人看不慣她與周元的關系,會暗中來說周元幫助她只不過是看中她的美貌而已。

但蘇幼微對此只是一笑置之,因為只有她自己清楚,在認識周元的時候,她是一個多么臟兮兮的干瘦小女孩…

“喂,你要把我的書疊多高?”周元無奈的看著蘇幼微,此時的后者顯然有點出神,所以將他桌面上的書猶如疊羅漢一樣的疊得一柱擎天。

“啊?”蘇幼微也是回過神來,望著眼前她的杰作,頓時小臉通紅,趕緊放下來:“殿下對不起,我重新收拾!”

她這幅模樣,卻是顯得更為的可愛,于是周圍那些目光看向周元時,立刻變得兇狠了許多,想來如果不是因為忌憚周元這個殿下身份的話,恐怕早就出來拯救女神了。

“現在漂亮了,都不敢使喚你了。”察覺到那些目光,周元只得搖了搖頭,低聲道。

蘇幼微聞言,也是低低一笑,道:“那我以后在臉上涂點料,讓我變丑一點?”

周元對此,只能翻了個白眼。

“對了…”周元手指點了點桌面,道:“你現在開幾脈了?”

蘇幼微怔了怔,看了周元一眼,方才小心翼翼的道:“第三脈了。”

她知道周元因為某些原因,似乎一直不能開脈修行,所以兩人相處的時候,她都不主動提起開脈的事,也從不炫耀她的進展,生怕說出來會刺激到周元的敏感處。

“第三脈了,按照這速度,恐怕再有一兩年就能八脈全開了。”周元贊嘆了一聲,蘇幼微在修行上面的天賦,顯然極為的出眾,這才不到一年的時間,就達到了別人數年之功。

這讓得他分外的得意,看來他無意間撿到了一個寶貝。

“再有兩個月就是今年的大考,你努力一下,爭取開第四脈,然后在大考上進入前十,你那個名額,可是我費了老大的勁才搞來的,只要進入前十,到時候會得到府主他們的親自教導,對你好處極大。”周元說道。

蘇幼微收拾桌面的小手微微一僵,低著頭有些不敢看周元。

“怎么了?”察覺到她的變化,周元有些疑惑。

蘇幼微臉都要埋到胸前去了,她低聲道:“我,我沒那個名額了。”

周元一愣,然后眉頭就緊皺了起來,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他的語氣不重,但卻令得蘇幼微心臟跳動都加快了一些,貝齒緊咬著紅唇,半天說不出話來,倒是一旁一位與蘇幼微關系不錯的少女插嘴道:“還不是那徐林,前些天他在府內到處說你壞話,幼微與他理論,讓他道歉,那家伙說只要幼微跟他打一場,贏了他,他就道歉,不過若是輸了,就要將她那個大考名額讓給他。”

周元眉頭緊皺,道:“那徐林不過才開了兩脈,應該打不過幼微吧?”

那少女撇撇嘴,道:“幼微也是這些天才打通第三脈的,而那徐林,無恥得很,竟然仗著源兵之利,才僥幸贏了幼微。”

周元面sè不太好看,他盯著低著頭的蘇幼微,責備的道:“怎么不早點告訴我?”

蘇幼微玉手絞在一起,低聲道:“是我沒用,不想跟殿下多添麻煩。”

瞧得她這幅模樣,周元也是有些心疼,這個妮子,有時候倔強起來,同樣是讓人頭疼,于是,他那蘊含著冷意的目光,看向了教堂內一直笑嘻嘻望著這邊的徐林。

“設局欺負一個女孩子,徐林你可真是好手段啊?”周元冷笑道,這家伙,擺明就是看中了蘇幼微手中的大考名額,所以才故意設局激怒蘇幼微,用名額與他比斗。

徐林懶洋洋的道:“我可不知道殿下說得什么,那么多人都看見的,名額是我用實力贏來的,所以就算是殿下親自討要,我也是不會還回去的。”

周元淡淡的道:“敢不敢再打一場?”

徐林嘿嘿一笑,道:“沒興趣。”

上一次他只是僥幸罷了,而現在蘇幼微都已經開了三脈,他怎么都不會是對手了。

周元掃了徐林一眼,冷笑道:“沒讓你和幼微打,我是說,讓你跟我打一場!”

說著,他從懷中掏出一塊閃爍著微弱光芒的玉佩,放在書桌上,道:“若是你贏了,這塊聚源玉,就是你的了。”

教堂內,頓時發出一些驚呼聲,眾多目光帶著垂涎的望著那枚玉佩,這種聚源玉,對于修行頗有好處,長期佩戴在身,能夠加快打通八脈的速度,價值相當的昂貴。

“殿下!”蘇幼微也是大急。

她倒不是因為那聚源玉,而是因為周元要親自和徐林動手,可周元連一脈都沒開,怎么可能會是開了兩脈的徐林的對手?

周元沖著蘇幼微擺了擺手,把玩著玉佩,沖著徐林一笑,笑容帶著譏諷。

“這一下,你敢了嗎?”

徐林雙目微顯火熱的盯著聚源玉,舔了舔嘴,然后對著周元冷笑一聲,道:“既然殿下執意要將這聚源玉送給我,那我就卻之不恭了。”

“不過拳腳無眼,等會傷到了殿下,可不要怪罪于我。”

雖然奇怪周元的舉動,但徐林卻并不認為,他開了兩脈的人,會連一個一脈沒開的人都打不過!

“希望你有這個本事。”周元不置可否。

徐林大笑一聲,只當是周元嘴硬,甩甩袖袍,對著外面而去,低低的笑聲,帶著一抹玩味與戲謔,遠遠的傳了回來。

“好,我在演武場等殿下,我倒是要看看,殿下今天怎么將名額贏回去?!”

第四章 源紋的力量

大周府,演武場。

一座座演武臺矗立著,眾多的少年在上面呼喝交手,拳腳虎虎生風,倒也是氣勢不弱,而在臺下,則是有著眾多圍觀者,時不時的爆發出一些喝彩聲,其中不乏一些青春靚麗的少女,美眸顧盼間,引得臺上那些少年更為的熱情,各施手段的想要表現一下,出個風頭。

在這大周府中,演武場的人氣,顯然相當的不弱。

當徐林慢悠悠的登上一座演武臺時,他會與周元交手的消息,已經是在他暗中的操縱下,直接擴散到了整個演武場。

“什么?周元殿下要和徐林交手?!”

“怎么可能!周元殿下如今一脈未開,而徐林已經開了兩脈了!”

“這徐林可真是欺負人,定然是他用了什么卑劣的手段逼迫周元殿下。”

“……”

當眾多學員聽說了這消息后,頓時爆發出難以置信的驚呼聲,一些平民學員更是為周元打抱不平,只是因為這種交手,實在是太過的不公平。

凡是開脈者,每打通一條經脈,自身身體素質就隨之提高,力量,速度,反應等等都遠超未開脈者,可以毫不客氣的說,一個開了一脈者,能夠輕輕松松將數十位沒有開脈者打翻。

徐林立于臺上,聽到這些聲音,只是淡淡的笑了笑,不管旁人怎么說,但今天之后,周元被他狠揍一通的事,必然會傳遍大周府,而這無疑會對后者的名氣造成一些打擊,從而成為眾人口中的笑料。

在徐林不懷好意的念頭翻涌時,那黑壓壓圍攏在他這座演舞臺周圍的人群,忽然分裂開來,只見得一名削瘦的少年,漫步而來。

少年的模樣,略顯清瘦,一臉書卷氣,有著一種溫文儒雅的氣質,看上去仿佛一個弱不禁風的書生。

自然就是周元。

在周圍那些神sè各異的目光中,周元直接對著徐林所在的演武臺而去。

“殿下。”在他的身后,蘇幼微俏臉有些焦急的一直跟隨著,顯然還想要周元打消與徐林交手的想法。

“這個時候,可退不了了,不然的話,我就得變成臨陣脫逃的殿下了。”周元沖著蘇幼微笑了笑,道。

蘇幼微停下了腳步,貝齒緊咬著紅唇,她知道如果讓周元背負著這種名聲,那對他的聲名將會有著巨大的打擊。

蘇幼微抬起俏臉,美眸望向演武臺上的徐林,那一瞬,她的眸子微瞇了一下,隱隱間,竟是有些凌厲的味道。

“殿下,這次是我沒做好,給殿下惹麻煩了,以后,我不會再大意,也不會再留情了。”蘇幼微輕聲道。

之前她會輸在徐林的手中,其實有很大的原因,是因為她沒有下狠手,不然那徐林連使用源兵的機會都沒有,但這一次的教訓讓得她明白,打蛇不打七寸,反遭蛇咬。

周元怔了怔,沖著蘇幼微眨了眨眼睛,道:“我們是朋友,為朋友解決一些麻煩,是理所應當。”

話音落下,他已是踏上了演武臺。

蘇幼微望著他的背影,微微一笑,內心流淌著絲絲暖意,旋即她眼眸微垂,已是打定主意,只要那徐林敢打傷周元,那么她也得讓后者知道,什么是小女子的記恨以及報復。

“喲,殿下竟然還真的敢來,我以為你會偷偷跑回王宮呢。”徐林笑瞇瞇的望著走到眼前的周元,戲謔的道。

“看來你對自己很有信心。”周元輕輕整理著袖口,道。

“沒想到即便是殿下,也會沖冠一怒為紅顏,只是有些不太理智而已。”徐林聳了聳肩,顯然是將周元這種沖動的行徑當做是想討蘇幼微的歡心。

“開始吧。”周元卻沒有與他多廢話的意思,雙腳伸開,猶如老樹緊抓大地,然后對著徐林招了招手,道:“讓你先進攻。”

此言一出,演武臺周圍那眾多少年少女都是面面相覷,實在搞不明白周元究竟在想什么,明明處于弱勢的一方,卻還是如此的肆無忌憚。

“殿下既然這么想快點丟臉,那我就不客氣了。”被周元如此輕視,徐林心頭也是涌起一團怒火,一聲冷笑,腳掌猛的一踩地面,而其身影,則是猶如利箭一般疾射而出,五指緊握成拳,一拳就對著周元直揮而去。

他這一拳,帶著氣流,力量十足,就算是石頭,都會被砸出一道裂紋。

望著那揮來的重拳,周元卻并沒有躲避,而是雙臂交叉在了身前,作出防御的姿態。

不過,他這般姿態,卻是引得下方眾人面現不忍之sè,以徐林這打通兩脈的身體素質,這一拳,恐怕能夠直接將周元打得骨折。

在那眾多緊張目光的注視下,徐林宛如猛虎下山,那氣勢洶洶的一拳,毫不留守的重重轟在了周元雙臂之上。

咚!

低沉的聲音響起,然后眾人便是不出所料的見到,周元的雙腳直接是在地面上劃出了數米的痕跡,方才堪堪的穩住身體。

啊!

一道慘叫聲爆發起來。

不過卻不是周元發出,而是那先前轟出氣勢洶洶一拳的徐林。

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,徐林抱著拳頭,不斷的慘叫聲,整個拳頭一片通紅,猶如是砸在了精鋼上面一般。

“你!你在袖子里面藏了什么?!卑鄙!”徐林痛地眼淚都要流出來了,沖著周元咆哮道。

周圍的目光,也是驚愕的看向周元,難道殿下還搞小手段?

在那眾多嘀咕的目光中,周元則是緩緩的撩起了袖袍,再然后,眾人便是見到,在他的雙臂上,竟是有著一道復雜的光紋,光紋散發著淡淡的黑光,蔓延開來,最后覆蓋了周元的雙臂,看上去,猶如將皮膚變成了一片黑鐵,堅硬無比。

“這…”

眾多學員震驚的望著那道復雜的光紋,最后猛的有人驚呼叫道:“那是講師之前教的鐵膚紋!”

眾人恍然大悟,原來是源紋!

蘇幼微那緊繃的心也是在此時放了下來,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,嗔道:“原來殿下已經能夠將源紋刻畫到身體上了。”

“你,你竟然將源紋刻畫到了身上?!”那徐林也是回過神來,他望著周元雙臂上的黑sè源紋,有些難以置信的道。

雖說先前在教堂中,他就已經看見周元刻畫出了鐵膚紋,但那只是在玉板上而已,如果要刻畫在身體上,那就必須還得精通人體穴位甚至經絡的位置,如此才能夠避免被源紋傷及身軀,所以說,在身體上刻畫源紋,遠比在玉板上更為的困難。

但是,就在他們連在玉板上都無法刻畫出源紋的時候,周元卻已經開始將之學以致用…這之間的差距,可真不是一星半點。

“你還真以為我沒開脈,就是手無縛雞之力嗎?”周元笑道。

徐林面sè鐵青,有著一種被戲耍的惱怒感,當即寒聲道:“真以為憑借著一道鐵膚紋,你今天就能贏得了我嗎?”

“現在就讓你看看,開脈者和未開脈者的差距!”

“開脈!”

伴隨著徐林暴喝落下,只見得其周身忽有細微的光流浮現,腳下的塵埃被席卷開來,天地間的源氣順著他的呼吸,涌入他的體內。

呼呼。

他渾身的衣袍,都是在此時鼓動起來,獵獵作響。

在其皮膚表面,隱隱有著光芒浮現,誰都能夠感覺到,徐林的氣勢,在此時暴漲起來。

眾多學員面sè都是微變,此時的徐林,體內已經有著源氣流淌,而源氣順著經脈流轉,無疑會讓得徐林的力量,速度都隨之暴漲。

而在眾多學員凝重的目光中,周元也是盯著徐林,自語道:“開兩脈么…”

“先前讓你進攻了,那么這一次,就該換我了。”

聲音落下的那一瞬,周元已是腳掌一踩,身體直接對著徐林沖了過去。

“狂妄,現在的你,速度,力量以及身體素質不及我十分之一,還敢進攻?”徐林瞧得沖來的周元,頓時冷笑道。

“是么?”

周元的嘴角似乎是笑了笑。

下一刻,在其腳裸處,忽有淡淡的光芒浮現,隱約可見一道道的光紋蔓延出來。

唰!

周元的身體似乎在此時變得輕了許多,速度猛的暴漲,猶如獵豹一般的沖出。

“那是…那是輕身紋!”有人眼尖的看見了周元腳裸處的光紋,頓時尖叫道。

而就在他們尖叫間,那與徐林已是近在咫尺的周元,忽然肩膀猛的一抖,隱約有著光芒自衣衫下散發出來,雖然看不清楚,但所有人都能夠清晰的感覺到,周元揮出的拳頭,在此時充滿了一種蠻橫的力量感。

“蠻牛紋!”尖叫再起。

鐵膚紋,輕身紋,蠻牛紋!

這個時候,就連蘇幼微都是忍不住的捂住了小嘴,俏臉上滿是不可思議,因為在這短短數息間,周元接連催動了三道源紋。

也就是說,講師所教的那三道源紋,已經被周元盡數的習會了,而且還用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嘭!

在那眾多目光的注視下,接連催動三道源紋的周元,那蘊含著強橫力量的拳頭,已是在徐林那驚駭的眼神中,迅猛無比的重重轟在了其身上。

咚!

在那三道源紋的輔助下,此時的周元,不論是速度,力量還是身體素質,顯然都已經不弱于徐林,所以,當這一拳落下的時候,徐林便是感覺到一股巨力涌來,再然后,他的身體就直接飛了出去,重重的砸落在演武臺之外的地面上。

演武臺外,原本的喧嘩都是在此時變得寂靜下來,眾多少年少女,皆是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盯著臺上的周元。

誰都沒想到,這次的交手,會是這種結果。

演武臺上,周元緩緩的收回拳頭,手臂之上的光紋在此時仿佛力量耗盡,迅速的消失不見。

他揉了揉手腕,然后跳下演武臺,伸手從徐林的懷中掏出了一塊玉牌,那正是代表大考的名額。

“連一個未開脈的人都打不過,你還是別去大考丟人了。”周元沖著死死盯著他的徐林一笑,道。

徐林聽得此話,再感覺到周圍那眾多嘲弄的目光,頓時心頭一堵,一口鮮血終于是忍不住的了噴了出來,接著眼前一黑,直接就暈了過去。

他知道,恐怕從明天開始,他就會成為大周府中眾多學員嘴中的新鮮笑料了…

看網友對 第三章 蘇幼微 的精彩評論

6 條評論

  1.  沙發# 一個套路…… : 2017年09月14日 回復

    ????啊啊啊

  2.  板凳# 匿名 : 2017年09月14日 回復

    還是和以前一樣沒有改變,統一的被害后,裝逼打臉

  3.  地板# 匿名 : 2017年09月15日 回復

    沒意思,棄了棄了

  4.  4樓# 匿名 : 2017年09月15日 回復

    換湯不換藥,熟悉的套路,熟悉的味道

  5.  5樓# 匿名 : 2017年09月15日 回復

    又是一個消瘦的身影

  6.  6樓# 匿名 : 2017年09月15日 回復

    從大主宰開始 已經決定棄了

新書推薦: 元尊
排列开奖结果查询历史记录